下卷《浪淘沙》第五十一章:群贼2
作者:黄海明月 更新:2019-09-27

第三只眼睛也是紫色的,像一颗紫水晶镶嵌在额头正中。

见奥菲利满眼的恐怖,伊米尔得意地大笑:“很惊讶吧?这只可是龙之眼哦!没人会想到御医说绝活不过十岁的小王子会在政变中侥幸活下来,并且会成为白龙宿主吧?”

避不开那只妖冶的眼睛仇恨的注视,奥菲利觉得头痛欲裂:“怎么会?伊……米尔王子怎会……可这跟凌波并没有关系呀!”

伊米尔转而望向凌波,冷冷地说:“她是叛臣贼子罗素阿曼的孩子。不是吗?”

奥菲利跌足,心中恨死自己:是我害了她呀!

痛定思痛,他冲着伊米尔咆哮:“伊米尔!你有什么怨恨就冲着我来好了!放过凌波!她还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

伊米尔脸上闪过一丝悲哀,惨笑:“当时,我也只是个孩子。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奥菲利无语反驳。他面对的敌人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而仇恨的种子在心中越长越大。

伊米尔打开鸟笼,向凌波伸出手,说道:“我记得你们索普家十分拥立罗素阿曼……我还不想让你死,这样吧,就让罗素阿曼的女儿把你变成废人,怎么样?”

话音刚落,变成血翅鸟宿主的凌波在伊米尔第三只眼睛的操纵下,向奥菲利起猛烈的进攻奥菲利一面被迫防御,一面嘶声唤道:“凌波!凌波,我是奥菲利啊!”

凌波已经完全丧失了意志。--小--说--网听不见奥菲利的呼唤,更不认得他,变成只听任摆布地凶狠无情的杀手,将致命的利爪挥向眼前这个曾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最忠实的朋友。

鲜血很快喷溢飞溅。奥菲利根本不忍心用剑去抵挡凌波地利爪,那原先是多么柔软的十指。他真希望自己紧紧握住这双手,它们就能够恢复原样。

“就是这样。凌波,挑断他的手筋,看索普家最引以为豪的少爷还怎么拿剑。”伊米尔冷酷地坐在软塌上观战,对他来说,看着篡位者的女儿与背叛者的儿子自相残杀,是再精彩不过的游戏。他按捺着报复的快感,希望厮杀再激烈些。伤痛再残酷些,但心中地空虚却填不满。

他得逞了,又失望了。他看到重伤的奥菲利索性丢开了剑,张开双臂拥抱凌波,那样深情、那样不顾一切地拥她入怀,任凭利爪撕破他的皮肉,背上一片血肉模糊,他依旧紧紧抱着她不放。

奥菲利忍着剧痛,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你醒一醒,凌波。我是奥菲利啊!”

“我说过,我要带你回家,带你去找你的翼哥哥。。。你都忘了吗?”不知道是哪个名字触动了凌波,她的身子僵了一下。箍紧的利爪微微放松。奥菲利悲喜交加,却又听见伊米尔冷冷地掐断一线希望:“凌波!你是我的人。”

眼见凌波眼眸里微弱闪现的光彩即将再次变得空洞冰冷,奥菲利什么也不顾了,将自己辛苦隐忍已久的爱慕化作一个炙烈的吻印在她地唇上。他如此大逆不道,如此痴心妄想,也许只有这样死在她怀里才是这无果的爱慕最美满的结局。

时间比血滴得缓慢。依依离开她的唇,奥菲利虚弱地在她耳边说道:“我是深爱着凌波地奥菲利。我的公主!”用尽了力气,用尽了感情。心满意足地倒下去。

凌波的双手僵在半空,茫然又似醒悟地艰难吐露出怀中人的名字:“奥……菲……利?”

奥菲利没有回答。生命已如游丝一般。

“奥菲……利?”她又迟疑地说了一遍,心志也随之清醒了一些,最终是这个名字,一如护卫的宝剑,将沦为傀儡的她彻底解救。

可是。为什么我一醒来。奥菲利却浑身是血地躺在她的膝上?为什么我的双手会变得这样狰狞?上面布满鲜血,还是温热地。是他的鲜血!凌波顿然惊心,凄厉地尖叫起来:“啊!啊!不!奥菲利!奥菲利!”她想扶起他,想把那些流淌着血的伤口堵住,却不敢碰他,她的手,如果那还叫做手的话,只会增加伤痕。

情况出自己的控制,伊米尔有些不悦:“凌波,你在哭什么?他是你地敌人。”

“坏蛋!”凌波愤怒地将手上地鲜血化作片片血刃飞向伊米尔。

伊米尔旋身避闪,还是有一片飞刃划破他的脸颊,微疼。更加恼怒:“你敢反抗我?”

额头紫色地眼眸闪耀着邪火,凌波的意识拼命抵抗着强大的控制,身后的羽翼一片片剥落,洒落在地,都是她的鲜血。

“凌波!”展翼来晚了一步。触目惊心。

伊米尔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焰,眼神移向门外风风火火的闯入者。凌波随即衰竭地昏倒在地。

“你是谁?”伊米尔第一次,有了压迫感。

如若不是亲眼见到这个孩子对凌波做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展翼也不敢相信伊米尔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血色鹦鹉海贼团的团长,而且是位强大的龙族宿主!

伊米尔搂住浑身是血的凌波,笑得无比好看,也无比邪恶:“你也是来夺走我的小鸟的?”

展翼握得刀镡格格直颤,咬牙切齿:“让她复原!”

伊米尔眨了眨眼睛:“你真天真。成为宿主的人可以顺便复原吗?”

宿主!凌波竟然也成为了宿主!鸟族宿主的诅咒是永世不能入水啊!

想起她自报芳名:“我叫凌波。凌驾与波涛之上!”

展翼简直无法想像那个当初骑乘着巨鲸追逐浪花的凌波竟要与海水绝缘。想到这里,他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刀鞘挑着红莲火焰将伊米尔和凌波劈开。

展翼一手抢过凌波,高声说道:“甄叔、南柯子,快将凌波和奥菲利带走!”

“呀!好厉害!是操纵火焰的龙族?”伊米尔退至屋角,整了整微乱的金,瞟了一眼展翼身后一个弹胡琴的男子,三根琴弦应声而断。

南柯子暗暗吃惊,一面迅背起重伤的奥菲利,一面提醒道:“翼,你要小心,此人的眼睛会操纵他人的意念。”

“他的弱点是眼睛。”展翼又想起迦楼罗说过的话,眼下看来,原来是指此人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睛。看来此人的力量之源也是这只妖龙之瞳!既如此,必须战决!他掌心燃起三昧真火如同劲风迅雷追着伊米尔的额头而去。

可追至跟前,展翼倒吸一口凉气,凝聚的力量一下子打乱,真火逆转,差一点烧到自己。他惊见自己袭击的伊米尔,而是鸿翎!